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书皇小说 > 军事 > 李逵的逆袭之路 > 第231章 千古奇冤

李逵的逆袭之路 第231章 千古奇冤

作者:水鬼游魂 分类:军事 更新时间:2020-01-28 23:53:26 来源:武林中文网

“你刚才看学士的眼神很不对劲,说,是不是憋着坏?”

李云指着梁师成大声质问道。

是个人都看出来了梁师成对苏轼有这样一种让人很奇怪的情愫,李云发现了梁师成的异样,也不稀奇。

梁师成嘴硬道“没有。”

“是不是想要窃取学士的名望,诬陷学士?”李云给自己加戏,愈发觉得梁师成这个小太监可疑起来。

可是梁师成就是埋下脑袋吃饭,不吱声。

突然,李逵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这厮不会是在心里真把苏轼当爹了吧?还真有这可能,梁师成自从发迹之后,就对外宣称自己是苏轼的遗腹子。

或许成为苏轼的遗腹子,对很多没有父亲的孩子来说,是一桩幸事。

可对他可不是什么好事。

他受宠于宋徽宗赵佶,而宋徽宗恐怕是对苏轼最为不喜的大宋皇帝了,至于为什么会不喜欢,有证据,而且还是铁证。元佑党人被定为奸党,并且竖碑立文放在天下的名山大川之中。虽说起草元佑党人的罪魁祸首是蔡京,但没有赵佶的首肯是绝对不会推行天下的。

而元佑党人之中,排在第一名的就是苏轼。

章惇指着赵佶的鼻子骂‘端王轻佻,不可君天下’。

心眼比肚脐眼大不了多少的赵佶听到这话,岂不是要气疯过去?可即便章惇对赵佶来说如此大逆不道,可是元佑党人的排名还是争不过在政坛没有多少影响力的苏轼。

可见赵佶对苏轼的不满恐怕由来已久。

而且还是深仇大恨级别的怨恨。

而梁师成呢?

这货发迹之后,见人就说自己是苏轼的遗腹子,逢人就说当年乌台诗案,苏轼遣散家中歌姬舞姬之后,其母才发现怀孕,最后生下了他。

可以说,梁师成的这个遗腹子的身份不仅在宋徽宗面前一点讨不着什么好来,反而会惹一身骚。引起宋徽宗的厌恶。可是他还是如此做了。可见梁师成对苏轼有着一种莫名的亲近感,并不是为了抬高自己的身份。毕竟他不过是太监,文人对太监的身份本来就敬而远之,他一个太监也不可能去做拉拢文人的事。

那么可能只有一个,梁师成真把苏轼当‘爹’了。

苏轼很冤呐。

平白无故的就给一个太监当了爹,这是多么大的压力啊!好在梁师成这么说的时候,苏轼已经作古,要不然活着也会被气死。

李逵被自己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喃喃道“你丫不会把学士当爹看了吧?”

“什么?他敢?”李云瞪眼威胁道,学士什么身份?梁师成什么身份?这不是给学士脸上摸黑吗?

梁师成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同时内心也非常委屈,他这个想法想一想,又未尝不可?再说了,他母亲当年活着的时候,说过这样的话。或许是被人质问,加上内心过度压抑之后的爆发,梁师成迎上了李逵的目光,脆生生道“他是我爹!”

李云和李逵面面相觑,什么情况?

可想来想去,都就觉得不可能啊!梁师成怎么可能是苏轼的儿子,这不是胡说八道吗?

小奶狗梁师成!

小奶太监狗梁师成!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说出真相之后,会被李逵和李云盯上,俩人都是眼神不善的盯着他。小太监,从小生活在宫廷之中,对于危险的预知能力是与生俱来的本能,如果没有这项能力,根本就没有机会长大。

感受到小命随时随地都可能夭折的梁师成,目光惊恐的看着周围,小心翼翼的放下碗筷,偷偷看向了门口。

李逵并没有杀意,他就是觉得奇怪,他原本想要做个读书人来着,可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按照他认识的人来说,他已经在奸臣的道路上夯实了基础,就等着他一路狂奔,走向不归路了。

梁师成、童贯,这俩可是六贼之一。

李逵很惊奇的发现,他距离集齐六贼,不过是时间问题。

好在高俅不是六贼,他甚至根本就不能算大奸臣。

至于李云内心不满,目光不善的原因是,他的反射弧比较长,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梁师成这个小太监,竟然敢占他的便宜。他叫苏轼为师祖,辈分……算了,就是孙子辈。可梁师成这太监,竟然想要认苏轼为父。是可忍孰不可忍,梁师成这厮比他小了三四岁,竟然不知天高地厚的想要给他当长辈,岂有此理。

梁师成小脸紧张的看着李逵和李云,小心翼翼的往后挪动着,可惜,他根本就躲不过去,最后求饶道“两位哥哥,休要害我!”

“谁是你哥哥?”

李云气地脑门青筋直跳,恨不得将梁师成给撕碎了,连太监都来自己面前占便宜来了,难道真的看自己好欺负,是个人都能欺负一把?

李逵暗自摇头道“你小子醒醒吧,怎么可能?”

梁师成也豁出去了,小声道“我娘亲口告诉我的,还能有假?”

李逵懵了,这……自己算不算听到了不该听的消息?正好这时候高俅来了,被李逵拉住问道“高俅,你知道当年学士府中的歌姬和舞姬什么时候散出去的?

“歌姬和舞姬,这有些年头了,让我想一想。”高俅摸着下巴琢磨了一阵,回忆道“应该是元丰二年秋。没错,差不多是那个时候。学士被奸人所害,深陷御史台囹圄,家里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歌舞伎都遣散了。”

“你确定是元丰二年?”

“这能有假?我脑子好着呢。”高俅对李逵的质问颇为不满,这点小事他还能记错?他也是办事得力,脑子灵性的人,怎么可能连学士家中的大事都记不清楚?高俅似乎为了印证自己的可信度,开始解释了起来“学士当年被奸人所害,所有家产都被变卖了。不仅学士如此,小苏学士也是变卖了家产救兄长。你想,家产都被变卖了,怎么可能还养得起家中的舞姬和歌姬?”

“我记得,当时有一部分歌姬送到了驸马都尉府,其他的也送去了一些学士的朋友家中。”高俅突然想起来笑道“还有当时学士专门为安排这些歌姬,而亲自写的书信记录,我知道书房里就有。”

“不用去找了!”

李逵拦住了高俅,他听到元丰二年,就知道梁师成是个西贝货了。这厮也不知道这么想的,非要认准了学士是他亲爹,自己是私生子的念头。

很疯狂,同时也让人觉得很匪夷所思。

他到底为啥?

高俅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也不知道李逵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狐疑道“李逵,你到底想要问什么?总觉得怪怪的。”

李云插嘴道“都是他,说什么自己是学士的儿子。我呸,学士的儿子进宫里当太监,岂不是给学士脸上摸黑?”

高俅听到李云的话,脸色顿时有点黑,看向梁师成的目光顿时危险起来。就差指着梁师成的鼻子问说,是谁指使你这么说的?

不用说,堂堂学士的儿子在宫里头当太监,这话要是传出去,岂不是将学士的脸面都丢干净了?学士府邸的人,受了这等委屈,还敢出门吗?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可梁师成却固执道“不会错的,我母亲亲口告诉我的。”

高俅傻眼了,看看梁师成,这小子粉嫩粉嫩的,看着细皮嫩肉的,倒是长了一副好皮囊。但如果说长的文气的孩子,都和苏轼有关系,是他老人家的私生子,岂不是要将他老人活活累死?

高俅觉得有必要拿出证据来,让梁师成死心。

于是,他带着李逵,李云,还有梁师成去书房翻找书信。苏轼的很多书信都会丢弃,但是有些书信不会,毕竟关系到内眷。恰巧,苏轼当年入狱之前,遣散家中舞姬歌姬的书信都整理过了。高俅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原本。

“驸马都尉王府。”

“集贤殿待制赵府。”

……

终于翻找过所有的书信,高俅这才将悬着的心放下,对梁师成道“没有送给姓梁的人家。我看你是弄错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梁师成急的都快哭出来了,他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母亲会骗自己。

反倒是高俅不在意道“不会是你小子从小没爹,然后缠着自己的母亲要爹,你母亲这才攀污了学士的清白吧!我说,你指认谁不好,非要指认学士。他老人家的事,别人不知道,我们难道还不清楚吗?家里肯定不会又流落在外的私生子。学士的性格,如果真有了苏家的血脉,就算是再难也不会让孩子流落街头,更不要说他进宫了。再说了,你年纪也小了一点。”

梁师成眼泪吧吧的往下掉,抽泣着不解道“小有什么关系吗?”

“关系大了。”李逵也是暗暗庆幸,要是让梁师成这厮认定了苏轼是他爹,岂不是,他们多了一个太监师叔?不过,李逵从一开始笃定,梁师成肯定不知道自己爹是谁,小时候被他母亲怒弄了一句,说不定就当真了。

李逵咧嘴笑道“你年纪不附。元丰二年,学士遣散家中歌舞姬,如果有遗腹子的话,如今应该是十三,实岁十二。你才十一,你就你母亲在学士府做过歌舞姬,但学士也不敢认啊!他冤枉呐!”

李逵一开口,高俅就嘿嘿笑起来。

这是一个成年人都懂的道理,正常怀胎十月,轮到他却怀胎二年,这是什么概念?

就和刘邦的老爹刘煓出门三年,回家发现自己的老婆刚给他生了个儿子,这个娃不用说,就是刘邦。当时老刘的内心恐怕是崩溃的,绝望的,无所适从的,因为他绿了,被谁绿的都不知道。得亏刘邦后来当皇帝了,有了给自己改头换面的机会。

官方史载刘邦未出生之前,刘媪曾经在大泽的岸边休息,梦中与神交合。当时雷鸣电闪,天昏地暗,太公正好前去看她,见到有蛟龙在她身上。不久,刘媪有了身孕,生下了刘邦。

听听,这是人话吗?

又是神,又是龙的,堂堂汉高祖就不是人生的。

梁师成的出身倒是没有这些龌蹉,他不过是从小没有了爹而已。可以是病死了,也可以是他母亲怀着他的时候被负心郎给抛弃了。

但至少,他小时候,没有刘邦那么艰难。

高俅同情的拍了拍梁师成的肩膀,对他说道“你有一个好母亲,希望给你一个完整的家,但是她做不到,只能让你怀有这份希望。现在,希望破灭了,但是你的母亲对你的爱护,一点都没有减弱。”

不用猜,梁师成的身世就是生母在他幼年时期病故,生活无着落的梁师成被卖入了宫中,变成了一个太监。

无穷无尽的忧伤。

对母亲的思念,梁师成悲凄成河,顿时扑倒在地,嚎啕大哭起来。他其实心里都明白,高俅没必要骗他,苏轼根本就不是他爹。可是他难道就不能有这份念想吗?但他心中唯一的牵挂被击碎之后,有多么伤心就可想而知了。

李云这家伙心软,觉得气哭一个小孩子,有点于心不忍,良心发现的带着梁师成去狂街。

至于李逵?

他多半猜到眼前的这个梁师成,就是那六贼之一的梁师成。

可他并没有要对梁师成有任何痛下杀手的想法,本来嘛,梁师成再坏,能坏的过去秦桧?

秦桧如今才三岁,要是李逵看不顺眼,就他的本事,偷偷去一趟黄州,把秦桧一脚踢死,岂不是省事?可一个三岁的孩子,他如何下得去手?

无关乎尊老爱幼之类的念头,而是他孔武有力,却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下杀手,这是持强凌弱,为世人所不齿。

知州苏轼要离开颍州很快在小范围内传播开来,刘清芫也得到了消息,带着还身边的大保镖史文恭出门,拜访苏府。

可刚上街,就发现李逵和一个长相妖冶的女子走在一起,刘清芫的眼中根本就没有看到李逵身后的高俅,太监梁师成,还有李云。眼睛里只有李逵和他边上的女子桑红叶。一直以正妻身份要求自己的刘清芫,发现李逵竟然趁她不在偷腥,气得她眼圈都红了,跺着脚暗骂“狐狸精!”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